欢迎访问中和威

      科技推动商务!

访“IT界的魔术师”、中和威软件公司CEO王志伟
  • 作者:章彩云 更新时间:2006-4-30 17:39:50
记者 章彩云
 王志伟颇象一个“双面人”。他是一个具有专业水准的魔术师,作为2005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魔力奥运》的主创人员,他给全国人民送上了欢笑。同时,他的更重要的一个身份是北京中和威软件公司CEO,一家专注于中间件领域的企业掌门人。
 中间件兴起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美国。它是一种独立的系统软件或服务程序,分布式应用系统借助这种软件在不同的应用之间共享资源。但是,1999年,当王志伟结束了在美欧十多年的学习、工作,回到北京时,他发现中间件对国人来说还是个非常陌生的概念,更谈不上应用了。他开始不遗余力地大力宣传中间件,并于2000年成立了专门开发中间件产品的中和威软件公司。五、六年来,国内中间件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兴起,国际软件市场对中间件也表现了前所未有的关心,包括IBM、ORACLE以及微软在内的软件巨头,都把中间件作为竞争与发展的“主战场”。目前中间件行业呈现出怎样一种格局?中间件的市场前景如何,在发展的过程中又会产生哪些变化?国内中间件企业如何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带着这些问题,本刊记者采访了中间件领域内的代表人物之一——王志伟。  
记者:听说您十多年的国际工作经验都是侧重于中间件方面。回国后,依然以中间件作为创业目标。您是怎么理解中间件这个概念的?
王志伟:计算机的主机(M/F)时代,好比一个大柜子,所有的硬件、软件都集中在里面,那时虽然也有中间件,但却没有明确提出这个概念。后来进入客户-服务器(C/S)时代,那是一种全新的开放式应用环境,在这个大环境里有很多小柜子分布在各处,如何将各种柜子连在一起呢?中间件就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了。因此,20世纪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中期,M/F向C/S的转型时期,是中间件的真正产生阶段。
 中间件非常重要的特征是互通、互联、互操作,可以将它形象地比喻成高楼大厦或者商场里的电梯,作用是提高经济效能。在早期,每个企业都想自己开发本企业信息系统专用的中间件,可是这样成本太高,于是发展到需要一个通用的承上启下的纽带来连接。
记者:从1999年到现在,您眼中的中间件市场发生了哪些变化?目前中间件行业呈现出怎样一种格局?
王志伟:在1999年的时候,我们还需要花大力气向别人宣传什么是中间件,现在基本上没有人再重复谈这个概念了。中间件在IT领域已经是一个独立成型的软件体,它的重要性成为不争的事实。近三、四年,IBM等一些软件巨头倡导了一种新的信息技术服务理念——面向服务的企业架构(Service Oriented Architecture -SOA)。中间件在SOA里的称呼也发生了变化,叫做企业服务总线(Enterprise Service Bus-ESB)。企业服务总线ESB是传统中间件技术与XML、Web服务等技术相互结合的产物,用于实现企业应用不同消息和信息的准确、高效和安全的适配与传递。ESB的出现改变了传统的基础软件架构,它可以提供比传统中间件产品更为便捷的应用集成解决方案,同时,它还可以消除不同应用之间的技术差异,让不同的应用服务协调运作,实现不同服务之间的通信与整合。
 目前,SOA在信息技术圈里已经基本上形成共识了,但ESB还没有形成一个非常稳定的产品。形形色色的ESB厂商在全世界就有二、三十家,大致相似的产品也很多。在ESB领域里目前是一种春秋战国时代的格局,诸侯称霸。同时,传统的中间件厂商纷纷凭借着自己的优势占领市场,厂商之间的竞争也愈发激烈。
记者:中间件以功能构件的方式,为中国信息化建设搭积木提供“原料”,使中国的信息化建设趋于标准化和体系化。中和威软件公司是“闪联”组织的核心成员,去年,“闪联”正式获批成为国家推荐性行业标准,这对于标准严重缺乏的中国信息产业来说,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您能谈谈“闪联”的作用以及中和威加入“闪联”的意义吗?
王志伟:信息领域的竞争是标准体制之间的竞争,在已经被国际信息产业采用的标准中,中国人基本上没有任何发言权,但比较可贵的是,目前中国政府和企业已经认识到了这一问题的重要性,正在积极开展工作,“闪联”就是其中的代表。2003年7月,由联想、TCL、康佳、海信、长城、中和威等核心会员组成了一个信息设备资源共享协同服务的标准工作组,简称为“闪联”;2005年12月,闪联信息技术工程中心公司注册成立(八家股东,中和威是其中的唯一一家软件企业),这是国内第一个致力于推动和落实闪联标准产业化的企业实体。
 之前谈的中间件都是为企业服务的,而“闪联”的服务对象是大众消费者,“闪联”强调的是相关的技术和产品怎样为大众提供便利。它的目的是制定和发展应用于家庭和小型办公环境中多种信息设备之间的互联协议。无论你有什么样的信息终端(如手机、电视、投影仪、空调等),都可以彼此进行互操作。就象现在很多手机都可以拍照,但因为屏幕小,总觉得有点遗憾。这时如果旁边有台电视机,我们通过无线互联技术就可以直接在电视上显示该照片。这种电视互操作功能估计明年就会实现上市。而要实现这些必须依靠“闪联”。“闪联”标准已经成为国家推荐性行业标准。这是“闪联”组织跨出的一大步,接下来,闪联公司需要将这些标准通过软件来实现,并最终放到芯片里,进行产业化推广。中间件就是这样一种可以将标准连到芯片里的软件。
 中和威软件公司以前的主营方向一直是计算机环境下的信息系统集成的开拓(应用中间件),从去年开始,又开辟了新的领域,进入嵌入式环境里的中间件的开发。InterShare就是中和威提供的用于开发“闪联”IGRS设备和应用的工具平台产品。
记者:中和威从一个单一的中间件软件产品起步,发展到今天的集成化的行业级中间件软件企业,其过程就是一个企业自主创新的具体实践。可是,软件企业怎样实现自己的自主创新呢?
王志伟: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上通过的《十一五发展规划纲要》和国务院颁布的《国家科技发展规划》为中国信息技术事业的发展创造了一个春天。国家把信息产业领域中的自主创新上升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在总体的环境改善的基础上,处在技术创新前沿的软件企业应该充分利用目前的优势,进行以产品为中心的持续的创新。
 然而,这种创新应该必须以一种可量化的模式进行,也即用客观、主观的方式对创新成果进行评价。主观创新评价指的是通过抽样统计所反映出来的创新成果在社会(人文)效应方面;客观创新评价指的是创新成果在经济(科技)效应方面。它包括:创新成果对于“标准”的参与程度及话语权,特别是有重要影响力的国际标准;软件的产品化与市场化程度,特别是技术含量高的基础软件和系统软件;芯片(也即硬件)的系统工程化与市场化程度。中国信息产业高速发展,但没有根本上的可量化的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因此,我们企业有责任担负起自主创新软件产品的历史使命。
 “闪联”标准就是自主创新的成果。中和威软件公司同时还是“长风联盟”的成员,由北京市科委发起的、二三十家企业参与组成的“长风联盟”,定位是以企业为主,国产自主知识产权产品为核心的各层面IT厂商的结合,开拓国产的、自主的信息化应用领域。尤其是在电子政务里,整个系统建设如硬件、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应用软件的开发全是国产的,形成强有力的电子政务解决方案。“长风联盟”是百分之百自主知识产权的联盟,虽然到目前为止它的社会效益还没有发挥出来,但这条路是走对了,它应该吸收更多的企业共同走这条路。
记者:在刀光剑影的中间件战场上,国内企业与国外软件巨头的差距在哪里?怎样才能缩小这种差距呢?
王志伟:我认为单纯从技术层面谈的话,大家彼此之间都是差不多的。举例来讲:技术就相当于水,所有水的本质都是H2O。但将同样的水放在不同的平台上,就会形成相应的势能差。国外的企业实际上是他们的势能高,势能高就形成了瀑布。目前国内的企业还是河流、小溪。只有打造自己的产品与企业品牌影响力,扩大自己的产品市场份额,同时得到政府的支持,三者结合在一起,我们的企业才有希望形成自己的瀑布。国家已经认识到了因为环境影响造成的势能差,在“十一五”规划以及各项配套政策里,都提出用金融等各种手段支持高科技。政府已经在帮我们的企业提高势能。我们企业自身则是要很好地学习借势、顺势和造势。
记者:同样的水也会有纯净与杂质的区别,正如国内外中间件企业在技术方面的差距一样。国内企业怎样才能练好技术这一内功?
王志伟:技术是包含在产品里面的,中间件最终形成的是一个产品。既然是产品,就必然要有产品线,但国内软件企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严格意义上的遵照国外软件产品企业产品线的技术管理的工具、手段、方法在实施。所以国内外企业实际上是在技术管理、产品管理上的差异,而不仅仅是单纯技术上的差异。
 软件产品型企业的灵魂是企业产品线的建设。对于其中的软件产品管理来说,可以将其分解成三个部分,软件、产品和管理。软件是一种技术组件,而产品是指一种通过工业化来生产的,用于进行市场交换的成型货物,管理则意味着一种控制和协调,将这三者合并就构成了一个系统化的软件产品企业运行操作体制——产品管理体系。
 软件企业没有把软件当作一个产品来对待,是我回国之后感触很深的一个问题。可惜的是这个问题至今仍然没有很好的解决。我在国外工作过多年,能理解产品技术管理的概念,目前的中和威公司也正在实践中。我现在经常跟别人讲产品的管理,并且还准备出一本书——《软件企业的产品管理》,就象5年前谈中间件技术一样,我希望更多的国内企业能够认识到软件产品管理的重要性。
记者:中间件的市场前景如何?
王志伟:IBM做了一个广告:中间件无处不在。我认为这非常有意思。20多年前,IBM就有一些类似中间件的产品,但直到这几年,它才挑起了中间件的大旗。这已经足以说明中间件的生命力和发展前景了。无论是在计算机本身系统中的定位,还是在嵌入式环境里的定位,中间件将来都是百分之二百的无处不在,一是领域和市场非常广泛,二是将来它肯定是有非常多样化的形态出现。